电子邮箱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悬浮》:唤醒日常的意识障碍
来源:动画影评俱乐部 | 作者:吴超 夏维伦 | 发布时间: 2016-04-09 | 586 次浏览 | 分享到:
​《悬浮》多频影像装置,32分钟,3月27日-4月17日在广美美术馆1楼展出。


《悬浮》多频影像装置,32分钟,3月27日-4月17日在广美美术馆1楼展出。

 

《悬浮》之后,写点什么

吴超

一个阶段作品完成之后,还是要写点什么,虽然不擅长文字,以便让过程那些模糊的想法清晰一点,也有反向对照促生的作用。另外,也因为在作品现场搭建完成的那一瞬间,我才第一次站在自己的作品中,加深了一次对自己的了解。

生活在广州的郊区安置村,小区里老人小孩,瘸腿的,驼背的,土狗们早上呼朋唤友欢乐无比,我天天围着荷塘跑步,池塘里有垃圾也有鱼和乌龟;每天坐渡船上班,周围尽是平常,充满沟壑的面孔,妇女染得焦黄爆炸的头发在船头的风中乱舞,改装过有雨棚的电动车挤满在我周围,篮子里的鸡鸭鹅探头探脑;工作在植物人昏迷促醒的医院里,有人流着口水,目光呆滞,有人脑袋凹下一半没有头骨,我总担心有东西掉到脑袋上怎么办,旁边医生忙忙碌碌,家人相互聊天,衣着得体的老父亲向我一遍遍回忆儿子生病前让他荣耀的时刻;在法国的古堡里与“世”隔绝,夏维伦每天开心的慢慢的爬楼梯去工作室画画,我画着我最喜欢的睡觉的狗,蜘蛛网在屋檐上飘来晃去。后山上有满山的蘑菇和板栗,古堡里埋葬着欧洲最有权势的皇后如今仍万人瞻仰,曾为监狱的墙面上有近半个世纪的囚犯留下的书写,有花,有心,有日子……

灰飞烟灭,在灰烬中重建……

黑塞所追求的是“使心灵趋向宇宙整体目标的运动”,这目标让我着迷。黑塞终其一生探索的问题在他最后的著作《玻璃球游戏》中,仍未的得到答案,看完最后一页,我有点迷茫。“individuation:一个人最终成为他自己,成为一种整合的,不可分割的,但又不同于他人的发展过程。”

早晨,我站在阳台上,风吹树稍,麻雀飞过,楼下走过阿叔,女孩,清洁工,每一个都细节清晰,他们同时出现,没有主次,时空的一瞬,瞬间切下。


“一切种子如瀑流。”在这里,任何文明的判断,事件的判断,都是多余的。正如在给医院做植物人唤醒视频的创作时,想要与生命对话生效的努力,时时与知识体系的进化论,艺术的进化论冲突,语言和文明在这里都是多余的,我想要创作更“好”的艺术作品的想法也是多余的。

在这黑暗的空间里,影像的创作承载着形象与时间,如果我无法切断观者对意义的期待和揣测,那么便不能好好与形象本身对视;如果我无法切断观者对叙事事件的期待,那么时间之流便不能连绵不绝。

当我向着更完整的自己运作时,我既感到Ta者对我变得越来越明晰,越来越接近,同时又感觉相互间最后的必然联系正在变得稀薄,生命获得的自由也许最后变为悬浮状态,而在悬浮中力的平衡是微妙的,它在控与不控之间。

2016/4/8




老人、小孩、治愈者

夏维伦

近年,经常感到吴超是高级生命体,上辈子欠我人情,才投胎人间与我结交。梁小延说我俩搭档,大概为了照顾我的面子,吴超是执行者,我是思想者。其实这顶多只是我们的表面,言论而已。谢晋宇老师说我有抽象的天赋,大概也仅指嘴上功夫。

作品能让意识与无意识对话,最反映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样子。大家看我的画,就是个淘气的孩子而已。再看看吴超的《追逐》、《发生》、《悬浮》,这分明是一个老人,虽然意识中她做艺术为了回到小孩的状态。在《植物人视听唤醒项目》中,她所表现出的慈爱、智慧、坚定,更不是一个小孩所能做的。说抽象能力,大家看到很多艺术家的作品以小趣味为主,表达某种情绪,但吴超的作品不是,她的作品总是很庞大,《发生》、《悬浮》,看来都是些日常事物,透出来的是她对整体生命的抽象直觉,有关自我与ta者,日常与无常。吴超常说很爱植物、做饭,作品中虽感受她现实层面的关注,但细心体会却会发现这种关注很抽象,比如很明显有一种类似齐物论的东西,人与植物一样、漂亮女孩与驼背老太一样,她从这些现实中感受到了他们共有的生动的东西。

我跟她生活了多年,总算学会一点点。吴超一个人呆着从来不会无聊寂寞,她真的喜欢日常、安静。我还是无法一个人生活,如果没了吴超,我得再找一个。当然,这只是我说的,说不定我疯了。

 在《悬浮》中,我也看到了吴超把自我的位置放低了,这让我特别高兴,不像很多艺术家作品全是我我我。比如不特别安排剧情、声音简简单单、画面像写生,没什么个人风格。昨天,我设想吴超假如画面能做到像王音,这样会不会更好?显然,作品会更具表现力。但吴超选择放弃风格,让事物本身凸显出来,颇具勇气和智慧。这样比喻,好像有点自吹自擂。


吴超说《悬浮》没有社会意义,其实不然。太多现代人都患有意识障碍,意识不到日常事物的妙趣,很难投入,看片、工作、甚至做爱。脑子总在自己跟自己说话,关心自己在人际网络中的反应,而对眼下的食物,甚至自己的身体毫无觉知。虚妄而焦虑。《悬浮》就是对日常的关注,对TA者的关注,把自我投入到众物中。

与很多艺术家不同,比如有人反对景观社会,作品会呈现出反对、不安的气质。这其实是另一种堕入景观社会。吴超喜欢安静、干净。去年10月在法国驻留,吴超自我分析自从我生病,特别从做植物人项目以来,她的治愈者原型被明显强化。她的这种无意识原型驱使她的创作具有疗愈效应,于己于人。

扫一扫关注动画影评俱乐部
公众号: animation_review

声 明

本站所有文章未经本站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最新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