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箱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今敏《我的造梦之路》译后记
来源:动画影评俱乐部 | 作者:[会员] Elimu Yoichi | 发布时间: 2016-04-09 | 1051 次浏览 | 分享到:
燃成雪白的灰,一生无悔。能够衡量生命的并不是长度,而是是否能够接纳自己的终点,并且在这路上达成自我实现。


翻译这本书的时候,我住在东京,偶尔会去位于池袋的小电影院新文艺坐看通宵动画展映。新文艺坐的Animestyle展映至今已举办70多次,每次都会邀请动画导演及制作者等进行对谈。今敏在2002年也作为嘉宾出席过Animestyle,当时一起作为嘉宾出席的还有丸山正雄、冲浦启之、本田雄、井上俊之、西尾铁也等等对动画爱好者而言耳熟能详的人。之后Animestyle举行过的今敏导
演作品展映,似乎就是一回忌、二回忌这样的纪念活动了。

某日我去了押井守的《机动警察剧场版》(1989年与1993年的两部,今敏有参与第二部的制作)与《天使之卵》的放映会。对谈中,押井守提及自己正在制作新一部真人版电影(即后来公表的《东京无国籍少女》)。当时有人提问说,您还会不会做动画?押井守是个话痨,语速又快,就此问题说了不少。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对于动画导演来说,五十岁是个坎儿,有人在此前就离世了,也有人之后做不出来好作品”。

我当时想,押井守说的那个离世的人,会不会就是曾经与自己合作过的今敏呢。一直记得2010年的某天,我正乘着公交车去上学,像《妄想代理人》开头的那群人一样沉溺在手机的世界里,却看到了导演离世的新闻。窗外的景色还是如往常一样流过,但是总觉得,少了一块。导演留下的作品毫无疑问均为珠玉之作,也正是因此他的英年早逝更令人感到惋惜。

去年我有幸得到机会翻译这本《我的造梦之路》。并且在翻译的过程中渐渐了解到了动画之外的导演。他的离世也渐渐被我接受。关于他本人我并不想说太多。他大概是像《明日之丈》的主人公矢吹丈一样,燃成雪白的灰,一生无悔。能够衡量生命的并不是长度,而是是否能够接纳自己的终点,并且在这路上达成自我实现。

我非常喜欢这本书中Notebook Selection的部分。这一部分可以说是导演传授给年轻人的一点人生经验。翻译这段时,我也在为未来的选择而苦恼。最为苦恼的,大概是“自我实现”与现实状况的冲突。回家乡继续发展或是北漂比较轻松,但是无法达成自我实现;若是要达成自我实现,却又不知自己是否能够承担住在异国他乡自力更生的压力。我一边翻译导演的文章一边慢慢地思索,“自己想要的幸福是什么”。同时也在朋友与前辈的鼓励与支持之下,渐渐下定决心,无论有怎样的困苦,也要以自己所喜欢的方式度过一生。按照导演造的词说,是“幸苦”吧。可能注定这样度过一生,只求无悔。翻译这本书的过程是我的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达成“自我实现”的一部分。毕竟我从读初中时开始就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翻译、并将自己所热爱的领域的作品译介到中国。因此得到翻译这本书的机会,感激不尽。
此外还想提及一下关于本书附录的受访者,平泽进先生。平泽先生在fan中的爱称是“师匠”,平泽fan则被称为“马骨”。今敏导演是马骨,我则是在多年前从听到《妄想代理人》主题曲那声“haiya——”的那一刻开始成为了马骨。我当时只是想,要不要以这本书的出版为契机,采访一下平泽先生呢。毕竟在豆瓣有不少网友听过《红辣椒》与《千年女优》的原声集,而且评分极高,还有不少评论说“是两位大神的结合”。后来在与师匠的事务所Chaos Union及负责今敏先生作品管理的KON’S TONE的沟通之下,终于遂愿。


我还记得去采访那天的感受,毕竟是去采访自己最喜欢的音乐家,从早到晚都紧张到不行。师匠几乎每天都会发Twitter讲讲近况。在采访的前一天,他说明天要接受来自中国的媒体的采访,不知实情的推友的回复内容几乎都是担心能否顺利进行,这让我更紧张了。最后,我紧张得一晚上没睡着,师匠听到陪我去采访的朋友这么说,露出了我所见过的他最灿烂的笑容(在演唱会上他总是没什么表情)……原来他还有这样的一面。师匠后来在Twitter上说“来采访的人很棒”,这大概是我作为一个马骨得到的最高褒奖吧。
采访全文请阅读《我的造梦之路》一书的附录。很多人都对《造梦机器》的制作非常关心,师匠表示如果动画制作方希望他制作音乐那么没有问题;但是除了今敏和三浦建太郎的作品之外的配乐,他不会再制作了。师匠并不是一个纯粹的配乐制作者,我个人将他视作一位出色的电子音乐家、一位关注社会问题的写作者、一位关注少数群体的摄影师。如果国内的媒体有兴趣通过其他方式进行采访,实在是再好不过。
扫一扫关注动画影评俱乐部
公众号:animation_review

⚠️ 版 权 声 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新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