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箱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国产动画电影应进行与观众相关性的再升级
来源:中国电影报 | 作者:宋磊 | 发布时间: 2020-07-06 | 501 次浏览 | 分享到:
本文系笔者接受《中国电影报》记者的采访




记:2009年“喜羊羊”第一部过亿开始,国产动画电影开启了品牌化之路。您如何评价这几年来国产动画在ip开发、维护领域的发展与不足?


宋:十年来,经过不少动画人的努力,国产动画IP开发成功从单纯的低幼市场,走向了成人市场和全年龄市场,其影响力也逐渐从亚文化群体拓展至普通大众群体。但是在维护方面确实还在摸索过程中,主要有以下一些问题。


一是存在过度曝光,导致长周期产品周期不长。“喜羊羊”等一些IP在电视上的过度曝光,透支了观众对其的期待,使得本来可以当做长周期IP来运营的产品却很快进入生命周期的衰落期。


二是存在经营架构制约品牌成长的现象。比如“大圣归来”电影本身虽然成功,但是因为其经营架构内部的问题导致该品牌原汁原味的后续作品难产。


三是还没有从作品品牌引导到导演品牌、公司品牌的建立上来。截至目前我们都是说哪部作品成功了,但是还没有出现像迪士尼公司、宫崎骏导演这样能引领市场风向的公司品牌和导演品牌,因此国产动画电影单个项目的不确定性仍然很大,可持续性仍需要花费大量人力、财力来维持。




记:从早几年的喜羊羊、熊出没、赛尔号等,到如今的哪吒、姜子牙,国产动画在题材开掘上,有着怎样的发展?


宋:这种发展主要体现在电影与观众相关性来源的差异。喜羊羊、熊出没、赛尔号,是靠电视动画或者游戏构成与观众的相关性,从而吸引观众来看,这个总体上天花板会比较低,受到作品原始媒体形态生命力的影响也比较大。游戏不火了、电视动画不播了,这种相关性就失去了,电影也就不好做了。


大圣、哪吒和姜子牙,是靠经典名著这样的传统文化构成与观众的相关性,这个天花板会比较高,理论上看所有中国人都可能成为其受众,也不太会受到先验作品的影响。但他们的问题在于,影片都是讲神话中的人物,看个新鲜、看个特效还可以,但说到底还是距离观众比较远。魔童再怎么降世对我们这个世界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代入感不会太强。


所以未来的国产动画还应该继续提升这种相关性的程度,也就是更多地描写今天这个世界、我们周围的人物的故事。这时可以把神话故事当做一个背景,而不是要描写的对象本身。




记:国产动画电影是否应该继续加强传统文化题材的展现?


宋:无疑应当继续加强,但是要有更加明确的方向性选择。


中国动画电影在传统文化题材上有两种主要模式,一种是对传统文化的朴素表达,另一种是对传统文化的创新表达。从《大闹天宫》到《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从《哪吒闹海》到《哪吒之魔童降世》,就是这种模式变化的代表。应该说,两种模式不是对立的、替代性的,而是可以共存的。前者更强调原汁原味,后者更强调导演个性化的创造转化,各有千秋。


但是纵观世界动画先进国家的经验,只有这两种模式还是不够的,应该有第三种模式就是对海外文化的本土表达。表面上写的是外国的故事,但文化内核是中国传统文化,是我们的精神标识和价值取向。比如迪士尼的《花木兰》、梦工厂动画的《功夫熊猫》,都是借用中国元素表达西方文化价值的动画。这样的作品更容易进行国际传播,更容易让观众在潜移默化中感受本土价值观的魅力。未来中国动画也要开始尝试这一模式作品的创作。




记:对于疫情之后国产动画电影的市场前景,您有着怎样的预判与分析?


宋:今年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受到疫情直接的影响,一来政策可能对排座条件会有所要求,二来观众可能对线下观影仍有所忌惮,因此票房一下子产生爆发可能不现实。这个时期,我个人认为不利于那些希望获得5亿元以上票房的动画电影取得好成绩,相对地,一些中小投资的影片如果利用好可能会有不错的结果。


当然中长期看,中国的动画电影市场依然在持续扩大。我预测在不久的将来,无论是真人电影还是“哪吒”50亿元的动画电影票房纪录都可能被打破。


同时我们也要格外关注线上市场这个新市场。我预测,网络电影的发展会非常快,中国的网络电影市场很可能迅速成为全球第一大市场。动画电影在其中也会有不小的机会。

扫一扫关注动画影评俱乐部
公众号:animation_review

⚠️ 版 权 声 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新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