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箱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刺猬索尼克》:不只是做了医美?异世界蓝刺猬玩转地球!
来源:动画影评俱乐部 | 作者:Cydeny | 发布时间: 2020-02-21 | 310 次浏览 | 分享到:
能成为一部能让人心满意足的甜品级电影,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戏改编电影的金矿很难掘:在游戏中能够获得成功的故事/叙事,往往都是与其独特的交互模式有着深度绑定的;但把它当做普通的IP来运作,以电影创作的思路从零开始,却经常能够收获意外的效果。

这就是体验者与观察者之间的区别;电影完全可以在大银幕上创造出模样一致的画面,无论怎样提升浸润感,观众始终是观众,无法参与和互动。

但这也就是宝可梦、索尼克之流,相较其他知名游戏系列,在改编电影上的优势所在:尽管核心系列的游戏类型相对固定,但广泛的衍生作品,使具体形象的知名度有了超越性;在改编过程中,也就无需囿于形式。

就《刺猬索尼克》而言,真人与CG角色的搭档,显然已经与游戏中的设定毫无关系了;“异星萌仔伴我同行”的经典蓝本,在面向家庭的索尼克这里也依旧适用。

知道观众想要什么,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对任何电影创作者来说,都是永远都不过时的道理。与近10年前的《蓝精灵》相比,《刺猬索尼克》在真人部分没有手贱,在CG部分超常发挥,人畜无害,扎实有趣。

能成为一部能让人心满意足的甜品级电影,也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概览】

《刺猬索尼克》获得的市场肯定,很大一部分功劳要归功于灾难性的首支预告,极大地拉低了观众的预期;而跳票三个月回炉重造的神操作,又瞬间把观众的好感度拉满。这对于好莱坞甚至任何电影来说,都是极其罕见的。

派拉蒙和新人导演杰夫·福勒的低姿态,让环球在《猫》上犯的错误显得更加愚蠢。好莱坞的电影创作从来都是单向通道,试映反馈对独断的创作者们的影响着实有限。

然而,不需要Netflix和《纸牌屋》吹嘘的大数据,任何观众都能发现《星球大战9》的蓝本就已经很瘠薄,眼花缭乱的《猛禽小队》也不过是言之无物的花架子。

观众能以差评的形式参与到一部游戏改编电影的制作中来,恰恰是对游戏这一形态的最好映射;而在众筹模式已经大大影响了内容创作的今天,能够参与到自己喜爱对象的创作过程中,本身就是最好的宣传。

伴随着《刺猬索尼克》的游戏/动画长大的观众们,需要的也正是这样一部接力棒式的电影:这不仅仅是为了满足泛滥的怀旧情绪,更是为了将自己童年的快乐体验,分享和传递到下一代孩子身上。

有趣的是,这也适用于出演反派的金·凯瑞。

总有一代新人换旧人;但旧人也一样能新用。

【制作】

人设太丑而给蓝刺猬做医美的成本大概在500万美元左右: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吓人的数字。但考虑到首支预告放出的时候,电影的特效完成度并不高(通常来说,仅有预告中完成的部分镜头),而宣发成本(甚至某些电影的补拍)都可以轻易超过这个数。

《刺猬索尼克》调整后的成本依然没有过亿,比《大侦探皮卡丘》少了五千万以上。派拉蒙的这一决定,可以说是多年来无数昏招中的一点亮色。

可以看到,三个月的跳票并没有给CG特效带来太大影响,角色设计上的变化(包括镜头曝光、饱和度和光线的调整)显而易见地有效,只有大闹酒吧一场戏中,在真人与CG交互上有些违和:索尼克不像是爬过一个人,而是漂过去。

这对于新人导演杰夫·福勒来说自然是莫大的成功;而对于派拉蒙而言,这也是自《大黄蜂》以来,在准原创项目上的第二次胜利。有趣的是,两位动画编剧,帕特里克·凯西和乔什·米勒主笔的剧本, 与《大黄蜂》之间也有很高的相似度——两部电影也都是《E.T.》的徒子徒孙。

当然,这并不是说陈年老梗的“文艺复兴”就不值一提;周星驰的完美电影《功夫》,从头到尾都是拿来主义,但浑身上下都是新鲜感。

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这八个字,拿来形容《刺猬索尼克》简直再合适不过。如果没有恶臭的派拉蒙式植入广告的话(如连锁餐馆Oliver Garden和搜房网站Zillow),蓝刺猬的首次出击可以说是相当成功。

【表现】

整体观感上,《刺猬索尼克》的优势和劣势都很明显:一方面,电影笑点得当情节紧凑,BGM的运用也恰到好处(预告中金·凯瑞的段子,效果就远逊于成片);而另一方面,作为PG级的家庭电影,诸多情节安排不尽合理,也有一些设定没有下文(如“全境通缉”)。

这些“儿戏”对成人观众来说显然太过幼稚,但对其低龄的目标受众而言,影响却是微不足道的。孩子们不会纠结男主角为什么智商经常下线,却会为快银式的“神速力”深深着迷。

这在很大程度上,也要归功于本·施瓦兹充满活力和极具特色的声演,与蓝刺猬的搭配浑然天成,不做第二人选。而詹姆斯·麦斯登低调的表演,也很好地突出了索尼克的滑稽感——尽管原定的保罗·路德喜感更高,但也会不可避免地抢走电影的焦点。

修容后的索尼克表情更加生动,而与其对位的金·凯瑞反而稍有收敛;这或许是年龄使然,毕竟他在Showtime的剧集《开玩笑》中已经彻底变成了致郁系的“罗杰先生”。夸张的肢体动作和表情还在,但多数场合都是在单人表演;没有对照组之后,玩得也自然没有那么疯。

而《刺猬索尼克》紧紧围绕“友谊”开发角色与情节的做法,也与《雷霆沙赞》有异曲同工之妙:索尼克在片中追求和最终获得的是汤姆·沃卓斯基的友谊/家庭,保护他的也是Greenhill小镇居民;而蛋头博士恰恰是索尼克的反面,因为智商超人而离群索居,也为他的激进态度和怪异之举提供了更深层次的理由和悲剧感。

【总结】

总体而言, 面向家庭的《刺猬索尼克》提供了相对简单直接的故事,也从已有的成功模板中汲取了创作灵感和故事节奏;类似超级英雄的起源故事和公路片情节让电影脱离了《蓝精灵》式的“闹剧+说教”,角色之间有着良好的化学反应,也为叙事提供了充足的推动力。

随着金·凯瑞在片尾彩蛋的蘑菇星球落发,正式化身蛋头博士,续集的推动也自然是在必然之中。考虑到《刺猬索尼克》并没有引用太多游戏内容,世嘉和派拉蒙方面未来的操作空间还是相当理想的。新角色、新世界和新冒险,只要能够保证其创作初衷不变,这一系列的潜力要比《大侦探皮卡丘》明朗得多。


作者:Cydeny(动画影评俱乐部会员)


扫一扫关注动画影评俱乐部
公众号:animation_review

⚠️ 版 权 声 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新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