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箱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潮汐:对当代思潮的思考
来源:动画影评俱乐部 | 作者:彭凌祥 | 发布时间: 2020-01-14 | 596 次浏览 | 分享到:
毫无疑问的2020年会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开始,会一直影响整个二十年代。

2019年的最后几天,经过反复的点算《哪吒》总票房破50亿的记录公布出来了。这不愧是一记猛药,让整个中国动画界都兴奋起来了。在《大圣归来》之后又起了一阵大风,巨大的波浪也卷起来了。毫无疑问的2020年会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开始,会一直影响整个二十年代。比起这些表面的数据起落,我觉得不如考察一下底层思维的变化。


对于潮汐没有人不熟悉的,每年都会有那么几天人挤在钱塘江边观潮。如果引发这潮汐的引力再强大一些会怎么样?《流浪地球》里展示了木星引发的潮汐,《星际穿越》里出现了黑洞引发的潮汐。假如人的脑子被外国的月亮吸引产生了潮汐会怎么样?如果是木星乃至黑洞呢?这样形成的思潮可能会影响几代人。在这种引力牵引下,人很难有自知自明独立意识。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就是这个月亮引力越来越小了,可是做好准备适应新常态的声音却不多。

历史惯性的声音退出舞台只是时间问题,在那种巨大的引力之下,人根本站不住脚还无法确定自己的位置。甚至到了最夸张的时候,还有了《北京人在纽约》《上海人在东京》这样的电视剧。那种物质上的落差甚至超过了抗战时期。在这种客观条件下,过去积累的各种问题萌发出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有个前所未有的条件,那就是中国的基础教育是如此的庞大。文人利用话语权影响社会的程度是前所未见的。但我觉得,他们的好日子快到头了。我们中文圈的文化从清末谴责小说文明戏开始就是在鬼畜无限循环罢了,这种局面肯定会被打破。

老一点的人知道文革后流行过伤痕文学,后来又热门过一段时期的文学期刊。经典的像是《萌芽》,老树开新花搞了新概念作文捧红了几个八零后的作家。还有主打报告文学而热火过的《花城》。其他像是《收获》《当代》《青年文学》《山花》《十月》《散文》后起之秀像是《意林》《读者》《知音》。总之那个时代是纸质媒体的黄金时代,当时随便搞点新媒体都能乘风而起。比如郑渊洁搞得郑家店《童话大王》,让他成为了亿万富翁。这时期还是谴责小说的味道,可惜现在这一切都已经被新技术之下的新媒体给彻底取代了。

处在过渡转折点上的正是《榕树下》,只不过这个网站现在已经无法登陆了。当初云集的一众作家现在是在各自奔忙着。有一些可能很久都不在笔耕了,甚至有一些已经放弃文学这条道路了。当然更有趣的是工业党的出现这一新思潮的浪花,随着《三体》的大热浮出了水面。但是主流声音还是谴责小说罢了。

有一个经典的学术结论,叫做左派无限可分定律。这只能算是近三百年来的某种社会思潮的规律总结,再往前叫做民族国家无限可分定律,新教无限可分定律,天主教无限可分定律,一直追溯到罗马帝国都还有多神信仰无限可分。西方思想对于研究如何分家以及搞文斗武斗的历史源远流长。其实左派右派都只是粗糙不堪的标签罢了,除了引发派系斗争之外没什么用。在中国这个大一统的体系里,所有这些只有一个称呼宫斗党争。

但是在1906年,中国停止了科举考试。伴随着科举制度存在着的学官体系也直接瓦解,直接放弃思想阵地这在任何制度都是自寻死路。清朝在实际国力落后的时候还放弃了思想阵地,这样的后果直接影响到了现在。新中国作为大一统文化的历史延续,决定了中国是不会饶恕任何背叛这一原则的群体。很不幸的是,科举制废除之后游离体制外的文化人就是这些急需归类并最终解决的目标。这些人正是左派无限可分的本质,他们除了谴责小说还是谴责小说。王岐山推荐《旧制度与大革命》,一时间书反复加印供不应求。不过很少有人知道,这是什么含义。

在实行选举制的国家里,在野党就相当于家里的空调空气增湿器外加空气滤清器。容许这些公开的反贼释放反对声音可以有效吸附各种质疑执政合法性的声音。这就像是活塞发动机一样,吸气压缩燃烧排气一个冲程一次大选。只要配置得当不发生缺缸就能平稳运作到燃料烧光,这种国家机器运转效率差而且容易故障。因为弄谴责小说的会有荣誉而且还会增殖,就像地毯里的跳蚤一样。当然比起贵族制来说还是高效的,贵族制就像是蒸汽机,躺着享受不出力的炉渣会越积越多直到塞满炉膛。中央集权制其实更像是火箭发动机,为了上升必须不断的点火新发动机扔掉旧的载荷。

这就是从法国开始真正要实现国家自上而下发展资本主义工商业并且追赶领先国家的体制,都毫无疑问是集权度很高的政府。这样的政府注定是不得人心的,因为发展本身就会产生新矛盾激化旧矛盾。那么要保证实业强国这个设计目标被国民接受并推动实现下去那么只有强力镇压才是最稳妥的办法。然后终有一天,不是被既得利益集团拆台就是被底层民众抛弃乃至遭遇外敌干涉。国家不幸诗人幸,说的就是靠谴责小说成名的。多读谴责小说容易情绪化思考问题,陷入无能狂怒。作为熟读史书的图书管理员,他在延安回答斯诺的采访时就阴沉的预测过将来有人会抛弃我们选择国民党。

近代以来中国的天下观已经变为世界观,废科举兴新学之后新思想无孔不入。城市化工业化让出国留学归来的地主子弟们羁留在城市。新兴的工业都市掌握在外国势力手里,无地农民接受剥削成为无产劳动者。地方豪强不再居住在自己的深宅大院里,可以到天津上海的租界当寓公。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里,要理解自己的位置与趋向是非常困难的。在了解之后还能务实的做出决策是更困难的,而打算全体人民谋福利并且接受骂名的只有伟人,剩下的只会在石库门亭子间里搞谴责小说。

人是有思维惯性的,意识形态的转变也是要遭遇相当多的挫折后才会发生的。思潮也是在质变到量变后才明显的。文人在科举时代是官僚的产业后备军,只有保证一定的失业率才能保证官僚低价高效。唐宋八大家都是官僚,政治家才是他们的主业文学只是副业。所以讨论政治是中国人受教育以后必定会做的事。换言之不论成分是什么,这种自我指认会让一定比例的人产生等级优越感并开始欺压底层。然后在知识丰富的优越感之下让他们产生蜜汁自信,竟然会在专业以外的地方指手画脚。于是出现谴责小说了。从宋开始有出版业以后,在野文人指手画脚的动静就越来越大了。在停科举之后产生出大学生村官之前,知识分子按照历史惯性骑在人民头上指天画地再正常不过了。这些人搞来搞去还是谴责小说。

毕竟出版自由与持枪自由一样,枪支普及度越低持枪人越有影响力。然后民间枪支肯定无法与国家枪支对抗。持枪太多而又不能控枪就会枪击高发。枪击高发就会导致枪击执法。民国时代流行办报,本质就是持枪。但是在普通话简体字扫盲班普及了基本教育以后,文化人的持枪危害才特别明显起来。危险的不是枪,而是枪在危险的人手上。可怕的是无地农民无业游民很容易就会变成流氓无产者,现在他们还识字会写了。只要有堕落文人流氓艺术家带头,这谴责来谴责去的就是今晚吃鸡的节奏了。总有些人会想到对着国家暴力机关试试自己的枪法,所以很期待境外势力的支援。当然境外势力也是乐见其成,拱火吃瓜看热闹顺便捞一把。

以上这些事情在所有战后进行改革进行国家治理发展工业化的地方都发生过,并且还都遭遇了外国干涉的政变。基本上是与中国类似的社会动力问题。自从有了网络社交媒体,直接空投发枪都变得简单起来了。但中国是一个例外,因为我们不允许走私。国家公务员考试取代科举,精准扶贫成了新的培养考核方式。文化人与体制的关系自此就彻底断了,连谴责的立场都没有了。纸媒时代可以靠着手上一杆枪给自己子孙搞点额外收益的老路也断了,像是韩寒蒋方舟这样的已经过气了。书报亭这样的火力点现在都把地盘让给了烧烤摊。现在是新媒体时代了,谁是网红谁吃鸡谁是大V谁出名。斗鱼抖音快手,成了流氓无产者互相射击的乐园,网游成了文斗加武斗的游乐场。在这样的局面下,文化就会显得粗鄙。有人也会想着过去的好日子,在保护传统的名义下继续谴责。

《旧制度与大革命》之所以有意思,在于绝大多数人不会去阅读一些启蒙时代名人的生平以及作品。其实在今天看来他们都是靠着知识垄断以及媒体垄断搞谴责文学获得光环的文人罢了。伏尔泰狄德罗卢梭都只是诗人作家而已,孟德斯鸠是个葡萄酒庄园主。推荐学者们读这本书,是在网络已经普及智能手机方兴未艾的背景下给所有文化人敲个警钟罢了。文化人可以通过玩谴责来给大众减压,但是治国理政只能交给政治家。这种媒体即按摩的话麦克卢汉也说过,但不够有名罢了。现在文人与官僚之间的区分已经固化了,作为优势资源的先进工业国已经露出颓势,新媒体的泛滥摊薄了话语权,城镇化让人们越来越远离农业文明的记忆。所有这些预示着一波新的思潮正在酝酿之中,一波新的机会正在预备之中。上一波给年轻人的空虚心灵做按摩捧出了多少大师名家,只要打出与现实抗争的姿态就能收割韭菜爽到死。不过咪蒙刚靠谴责小说实现财务自由就被骂的玩尿遁了。

可惜时代变了,金庸这样的双枪将琼瑶这样的双枪老太婆现在是会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的。《小猪佩奇》在中国与《彩虹小马》在西方一样,遭遇了流氓无产者大军的无限阐释被稀释透支了资本主导权。然后这种极度贬值的社交货币就被抛弃了,留下一地鸡毛。甚至迪斯尼这样的媒体巨头也遇上了这样的问题,毕竟《星战》的表现并不怎么样。过去依靠电视机地毯式轰炸的带货方式变得困难了,动漫衍生品的盈利越来越需要研究打赢人民战争的模式了。否则《哪吒》票房50亿,衍生品几块钱的果汁软糖这样的结局会一直让人苦笑不得的。现在动漫改网游更多的也是在依赖电视机时代形成的群众基础,乃至冷饭反复炒也是如此。

如何发动群众如何深入基层,如何打赢人民战争如何团结最多的力量。身边那个巨人用起这些招数来随心所欲,吃几个包子乃至长者的怒吼轻易就能起作用。我打心眼里觉得动画更需要佩服人家,毕竟影视还能靠制造小鲜肉网红来带货,你这么弱你能用的资源就更少了。至于做衍生品的,吃鸡游戏带火了一大堆做毛瑟98K型玩具枪的,穿越火线游戏带火卖工兵铲的。这种模式无法套用到别的动漫上。随着融媒体中心这种新的官方阵营的建立,靠拢平行官方的趋势是无可逆转的。这种时代趋势下,与其惯性的继续烦恼少年愤怒青年的模式,不如探索王道展开星辰大海好了。在世界局势越来越接近战略相持阶段局面的时候,鼓动人们做好准备反攻的人更容易被接受。

总一而说,从旧制度里分化出来的在野文人转化成的知识分子已经彻底变成了历史垃圾。启蒙思想家那种唯我独革的真理观给这个世界带来的恐怖与黑暗并没有让今天的在野文人醒悟。一百多年来中国人一直在求富强,中国文人却没有从谴责小说上进步。如今香港台湾就是租界与国统区的人类动物园,西方七国作为列强的人类动物园。这些都是拿来比烂的好靶子罢了。谴责小说已经失去了极多的道德正义性,再玩这套被反噬意料之内。再发展下去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武统租界国统区之后最管用的就是前三十年那些政策,那时候杀人诛心的是哪一边不言自明。未来就是毛主席依然万岁,红宝书换成了智能手机。为长远打算,我觉得看到这里的人早点放弃谴责小说那种调调,趁着锅里的水不烫早点换一个更有道德力量的方向。《三体》之所以会从小群体的亚文化圈里冒出来,除了对于“独立思考自由意志”极尽嘲讽,还有就在于这是一本反谴责小说。甚至这本书会得奖会火也在于挠到了中西所有谴责小说爱好者的痒处。至于高层的爱好者,绝对是认可黑暗森林的说法的。等到租界国统区列强这三体文明玩不转的时候,这部小说会更火的。那时候是新思潮席卷世界了。

作者:彭凌祥(动画影评俱乐部会员)

扫一扫关注动画影评俱乐部
公众号:animation_review

⚠️ 版 权 声 明

本站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最新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