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邮箱

密码

注册 忘记密码?
《昭和元禄落语心中》:八云助六 宿命轮回
来源:动画影评俱乐部 | 作者:凤有仪 | 发布时间: 2017-12-05 | 283 次浏览 | 分享到:
​不历红尘,不懂人情冷暖;不经生死,不知世事可贵。


不历红尘,不懂人情冷暖;不经生死,不知世事可贵。

所谓记忆,是人与人之间的牵挂。一个人的逝去,也意味着与之相关的生命过往一并消逝,不复存在。



美人泪

 

穿着和服的美人望向窗外,是那样孤高和落寞,我见犹怜。和着樱花树的摇曳,风声入屋。

明明只是春季,夜色却为何充满凉意?

 

有人说,世界上最悲伤的,莫过于两个相爱的人,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

而我说,世界上最悲伤的,是我狂热而炽烈地迷恋着你,而你却不屑一顾。

 

门在风中颤动了一下,

是我的错觉么?

然而并没有。

来人是菊,是那个她魂牵梦萦,却遥不可及的男子。

 

他冷漠如冰,高傲如鹤,踩在满地的樱花上,桀骜宛若不可一世的王。或许有的人生来就该如此孤傲。

可惜,不是的。

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

所有冷漠和高傲都不过是他自己的伪装。涂抹在血肉之上的面具。

 

他从小出生在艺女之家,受尽冷言冷语。

他曾多么希望自己不要长大,那么,他就可以像所有的孩子一样,在阳光下,和他的玩伴,纵情而肆意地淘气,虽然弄得满身是泥,却不用担心回不了家,最多被爸妈结结实实打一顿;至少,他可以拥有一个虽然短暂但值得用一生回忆的童年;至少,他可以依偎在父母身边,听着父母严厉而关心的责备。至少,他不用被父母抛弃。

 

时光缱绻,随风而逝。

 

与美代吉的初遇是在一个早晨。冬季的早晨,总是那样朦胧而梦幻。

我们曾无数次在课本上学到:背景是为了铺垫情节,预示着一段故事的开端。雪日初晴,才子佳人。如此美好的设定,明媚地让我们不禁浮想联翩。

是么?是吧。

 

她会在菊必经的街上徘徊数次,只为装作与他擦肩而过;

而他将雨伞拉低,匆匆而过,不顾溅起的积水打湿她精心准备的和服。

 

她会偷偷地去看菊的演出,会在菊的每一场演出为他尽情鼓掌;

而他却连送她归去也不肯,哪怕已是深夜。

 

她会悉心地为菊化妆,倾尽所有心思,只为把心上人打扮的漂漂亮亮;

而他却不肯留她参加庆功宴,甚至连提都不曾提起。

 

她会无数次地独倚窗台,美酒入口,思君在怀;

而他从未记起过她,哪怕只有一个瞬间。

 

聪慧如她,又何尝不明白呢?

只是我们往往一厢情愿,不肯承认罢了。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哪怕知道自己倾尽所有付出一切,那个人都不会在乎。但是,我们却依然愿意将自己低到尘埃里。为了那个人,我们可以不顾一切地牺牲;那个人的名字,早已成了我们的信仰。

 

不若痛哭一场,不若放手忘怀。

 

风尘女子,万种风情。是的,我可以倾城,我可以绝世,但是我却做不到倾心,心动的心,你的心。

 

我多么希望你要不来,不想听你亲口说分手。

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美代吉的内心应该还有一些希冀吧,她多么希望他的内心应该是颤抖的吧?他一定是有苦衷的吧?

 

你是否想起了你的初恋?那个夜晚,那个暖风拂人的夜晚,那个你我曾无数次相依偎的夜晚。恋人朱唇轻启,可惜不再是甜腻的情话。“我们分手吧”。转身,然后离去。

你可曾听到美代吉哽咽和滴落在地的泪珠声了么?

 

人生往往事与愿违,至少在感情上,大抵如此。

 

美代吉啊,美代吉,你纵有绝世的美丽,也依然留不住心上人。你究竟吉在何处?

 

章台柳,章台柳,柳色青青今在否?纵使长条似旧垂,也应攀折他人手。



袍泽


菊与落语结缘,是幸抑或不幸,我们无从探讨,然而,这短短的故事中,却承载了他全部的快乐与悲伤。

因为落语,因为你。

 

助六与菊是完全不同的设定。与菊温润如玉的性格相比,助六完全是只没心没肺的猴子。上房揭瓦,下水捞鱼,始终笑得跟阳光一个颜色,让人觉得他不懂得悲伤为何物。

两人年少相遇,他是菊的第一个朋友,或者说:… …青梅竹马?

相遇于是相知。从不轻易吐露心声的菊将自己的故事告诉了助六,那段不堪和绝望的回忆。

 

助六懂么?当然,助六从小在收容所长大,连自己的亲生父母都没见过,来拜师前,就连唯一一个在收容所照顾他的老爷爷也走了。面对未知的命运,他却从不感伤,神经大条,乐天知命。

助六这个孩子,坚强地让人心疼。

 

毫无意外,两人选择了不同的落语。菊的花柳胭脂,助六的汪洋恣肆。

 

这不是很好么?两人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只是,在菊的心里,一直都嫉妒着助六。助六什么都比自己强,每件事都比自己快一步,甚至连师傅出外演讲,也只带着助六,而把自己一个人留下。

 

但菊是服气的。就像我们童年时比自己大一点的哥哥,虽然什么都比自己强,看上去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却十分可靠。菊甚至会想,八云这个名号由助六继承,真的再好不过了。

 

可是,当两人升上次席,随着时间的流逝,助六粗犷,百无禁忌的性格受到了师傅及老一辈落语家的厌恶,乃至抵制。最后,甚至被逐出师门,无处可去。助六,再一次失去了亲人。

于是,他和同样被遗弃的美代吉决定私奔,逃到乡下。

 

你来干什么?菊问。

其实,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我决定离开东京,跟美代吉去乡下。

那落语怎么办,你不是要继承八云的名号么?菊的手微微颤抖。

那种东西就由你继承好了。

于是菊终于发狂,他扯着助六的围巾,将他逼到墙角。

他视若生命的东西竟然被另一个人如此轻易拒绝,那也曾是你的梦想啊。你是唯一一个有资格配得上八云这个名号的人啊!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

 

助六还是走了。这一走,就是整整五年。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你怎知我不寂寞?

 

于是,菊决定动身,他向协会请了长假,他要去寻找助六,寻找那个他打心底里钦佩,无比思念的人。你在哪儿,助六?

 

一个交错,三个交错,无数个交错构成言语不断的传说。我们翻过千山万水,足迹踏遍无数的晨起日落,往往求而不得。但是,幸好,菊找到了。在一个破旧的小木屋里,他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助六,还有他们可爱的孩子,小夏。

 

与助六在乡下度过的时光,是那么温馨。两位“真打”在破旧的玄关前合说“骷髅”,琴瑟和鸣,孩子在台下笑得前俯后仰。这或许是菊这一生最珍贵的回忆,亦是他这悲剧的一生都不曾体会到的“温暖”。不为世名所累,亦不用披戴上名为“八云”的华贵枷锁。

可以欢笑,可以打闹,可以肆无忌惮一如年少。

 

只是,你可曾听闻回光返照?当所有的美好事物出现在你眼前时,往往意味着悲剧的前奏。

冷风骤起,帷幕落下。

 

落语即人生,助六最后一次在乡下的龟屋表演。他落语中的那只熊,何尝不是他自己呢?熊是真,酒亦真。只有我们这些人啊,庸庸碌碌,梦中不知身是客。

 

此生相聚少,唯有别离多。而这一别,却为永别。

 

当画面定格在最后,三人终于相见。夜色唯美,流水无声。

 

你和小夏都是我的宝贝。

所以,助六立下重诺。这样一个浪子,为了自己的妻子,愿意放弃自己视若生命的落语,此生以一个平凡人的身份,卑微而生。

 

我相信他,因为他以生命践行了他的承诺。

当护栏骤然断裂,美代吉翩跹而落,唯美如堕火的蝴蝶。而助六未经思考,就已将美代吉拥入怀中,一如初恋时所有男孩子的柔情。只可惜,覆水难收。当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人都已经身处半空,只有菊柔弱纤细的手拉着他们。助六突然发现,那只手是那么好看。

如果有来生,他一定要和菊再相遇,再学落语,再做兄弟。只是现在,放手吧,我怕美代吉一个人去地狱孤独,让我陪她一起去地狱吧。语气温柔地就像陪自己的心上人一起出门散步。

 

助六掰开了菊的手,然后,落下。

 

我又被抛弃了,这是在惩罚我美梦做太多了么?

你听到了么?菊的悲鸣。

 

到头来,又是我孤身一人

菊如是说。

或许,这就是八云的宿命。天煞孤星,一生独行。

原来师傅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么?

你我的相遇原来早已注定,命运在无数次轮回重演,宿命纠缠不清,这一切,都是上苍的一场游戏吧?

因果报应,千年一叹。

 

 

太宰治说,回首前程,尽是可耻的往事。

诚然,菊将这一切过错都归结于自己。所有的快乐他早已忘记,而所有的血与罪孽,归于他己身。

 

除了八云,他一无所有,甚至连本名都已失去。因为那段往事,越是快乐,当回忆时,便越是绝望。那深入骨髓的痛楚,就让它尘封吧。

从今而后,八云是他的名字,亦是他的宿命,依偎终老。

 

写在最后:如果你我的相遇已经注定是悲伤的结局,时光百转千回,你是否依然愿意与我相遇,不曾后悔?——八云与助六


作者:凤有仪(动画影评俱乐部会员)

扫一扫关注动画影评俱乐部
公众号:animation_review

⚠️ 声 明

文章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影评